白际老谢旅游服务中心
在线咨询

白际旅游咨询QQ:540480145

E-mail/MSN: hsbaiji@163.com

白际服务热线:013855931218

老谢新浪微博  老谢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游记攻略游记攻略

徒步徽开古道,探访江南秘境(安徽白际)

来源:游多多旅行网 贡献者: hejining 2012/2/22 19:43:49 浏览7916次

 自从去年6月徒步徽杭古道后,就越发的对驴行情有独钟,那连绵起伏的青山,清新湿润的空气,简单纯朴的民风和蜿蜒悠长的石板路,强烈地牵动我的心绪,让我不由得向她直奔而去。2011年4月2日夜,天沥沥地下着春雨,我们一行十人乘22:10的2521次列车(硬座48元)直奔徽开古道徽开古道是由安徽徽州府城至浙江开化县城的一条山道,是古时徽商、浙商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古道由青石板铺就,由当地富庶农户和商贾捐资修建而成,而我们现在要走的只是安徽休宁县榆村乡的岭下村到浙江淳安县的泰夏村这一段。

列车隆隆地前行着。外面的雨不停地敲着车窗,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于5:15到达安徽黄山市(屯溪及古徽州)车站,步出车站,天还没有亮,一行十人便迈开双腿开始了此次徒步的行程,向屯溪老街进发。

     由于我们第一天是包车上山,只要用一个半小时就可抵达白际,所以下车后,我们有四个多小时的时间,仔细地把老街走个遍,半路上各自在永和豆浆店解决了早餐,约一个半小时后,我们从车站走到了老街老街依山傍水,北依戴震山,南望新安江,清澈的江水就从她的身旁流过,此时约六点三十分,老街空无一人,正是我们拍摄街景的好时机。

 

    小雨沥沥地下着,店面都还没有开门,雨中的老街更显出一份娴静,沿着石板路向深处走着,建筑越发古朴幽雅,飞檐黛瓦,石雕木刻,花窗栅门,仿佛走进了一个古时商贾云集、通商古道四通八达的繁华市井。一公里左右的老街由东向西横贯屯溪老区,有着“活动的清明上河图”之美誉。

     西出老街,我们已站在新安江边,一座七孔古桥进入眼帘,走近方知此桥就是著名的屯溪桥,又叫屯溪镇海桥,始建于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桥东的华山脚和八家栈子,是屯溪街市的发祥地,也是垂杨夹岸、几处楼台的繁华水口。1934年5月,著名作家郁达夫浪游到屯溪,曾在新安江边夜泊。写下了游记精品《夜泊屯溪记》。留下了脸炙人口的绝句:“新安江水碧悠悠,两岸人家散若舟,几夜屯溪桥下梦,断肠春色似扬州”。

 

    沿江一路向东,又回到了老街的康乐路口,此时雨还在下,离包车到达还有一个多小时,于是我们走进附近的肯德基店,几杯咖啡牛奶,让我们有了个避雨歇息之处,夜车没睡好的可以闭眼小歇,而我则写下了老街的随笔。

    此时,我们的队医(因为职业是医生)正在把玩从老街买来的可爱的黄石小猪,我也被小猪可爱神态吸引,于是拿起相机给小猪摆起了POS,挺有意思的。

 

    十点钟,我们乘上十座面包车(包车220元)过新安江大桥,沿205国道向白际进发,一路上,金黄的油菜花从车窗掠过,远处的白际山脉云雾飘渺,更添加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约行了十五公里,车向左拐上了2004年才建成的源白公路(源芳——白际),这是通向白际的唯一一条乡级公路,在此之前,白际与外界的联系就是通过青石板铺就的古道而实现的,因此我们称白际乡是江南最后的原始部落和密境。随着海拔的升高,汽车猛然钻进了云里,四周茫茫一片,能见度也只有十几米,在号称九十九道弯的源白公路上,坐这种车还需要一点胆量,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我一再提醒司机程师傅,宁慢勿快,可他一副轻松态,“这路一天跑几趟,闭眼都能开上山。

 

   十二点,我们准时到达白际老谢的旅游接待中心,白际最早接待驴友的地方。此处价格公道(标间60/床,加床30/床,中晚餐150/桌10人,早餐50/桌10人,加餐另算),老谢对驴友们也特别热心,凡提出的问题,他都能耐心地帮你解决。稍歇片刻,开始吃饭,当菜端上桌时,大家对15元/人的菜肴感到惊奇,这在城里是万万做不到的,十菜加一汤。

    开吃之前,我们用特殊的方式为进山来的第一顿正餐进行了欢呼,由于下午我们还要赶二十里的山路到住宿地望岭山,所以就没有喝酒了(由于是清明小长假,这里的住宿已爆满,只有住望岭山,这也是我们包车上山的原因)。餐罢,各自灌满水壶,拿起手杖,开始了我们进山来的徒步旅程。

 

   沿着石板路向上,没多久,白际就已在我们的脚下,远处的白际山脉在烟雾飘渺之中,一幅与白云交际的图画。

     路上,各种山花星星点点的布满山坡,为我们的徒步增添了不少亮丽的色彩。

 

    穿过一片竹海,翻过一个垭口,有一座石块垒成的小屋,静静地立在古道旁,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些方石块,明显是让路过的人歇脚用的。

 

    海拔升高,能见度开始降低,我们实际上又在云中行走。约三点,严池的蓄水池跃入眼帘,标志着严池村已经不远。

 

    池壁上刻着“严池之水天上来”几个大字,据山民说,他们的用水是从600多米的山上引来的,号称是天上下来的地道“自来水”。

    没多远,我们沿着不宽的石板路走近了严池村,让我心里感慨的是,有着几十户人家的严池山村仅靠不宽的石板路进出,这里距有公路的项山村也有六里的山路,由于严池的对外交通不便,民居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用夯土原木建成的房屋,门前都堆放着他们的生活必需品——柴火,山民的生活仍然处于比较原始的状态,在这里,唯一能看到现代化的东西就是夯土墙上的卫星接收天线。

 

  山里人望着我们一行,既新鲜又茫然,似乎在说,好好的福不享,背着包跑到大山里吃这个苦干嘛!是啊,我们是喧嚣多了向往恬静,而山民们清贫中却向往着现代生活!谁都没错!严池村的小孩,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兴高采烈,挥舞着臂膀调皮地在我们周围跳跃着,奔跑着,似乎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仔细想想,这些山里的孩子,对外界的东西是多么的渴望,就用这天真的举动向我们表达。我们赶紧拿出吃的东西,分给他们,看着他们欢快的奔跑。

    在严池村,有最古老的千年红豆杉、南方铁杉、银杏树、美丽的高山梯田,但由于雾气太重无法拍摄到高山梯田的全貌,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在高山梯田中,油菜花金黄一片,我们忘了跋涉的疲劳,兴奋地与满山的金黄合影,女同胞们更是POS连连,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在雾中,千年红豆杉隐约在浓重的雾气中,在与人的合影中,更显人小方知树高,树大才觉人小!

难得一见的山村风貌,让我们流连忘返,如果不是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住宿地望岭山,就真的不想走了。

     下午四点多钟,我们不得不离开严池村,沿着山道继续前进。此段一路下山,约五十分钟后到达项山村。

浙江方向泰夏村有一条乡级公路直通项山村后结束。

 

    虽通公路,但仍然落后,建筑也是夯土原木结构或者是青石块垒成的房屋,山村破旧,但山民朴实,我们问去望岭山的路,山民们热情的指路,甚至带路,我们拿出食品感谢他们,摆手不要,对我们来说,已是难得一见的好同志了。

     在项山村我们路过一座祠堂,祠堂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黑暗,满是灰尘,而是敞亮、干净,在靠近里面的墙边,还堆放着几具棺材和寿材,我想,这里也是村里人过世后入殓的地方吧。

 

    此时,雨已渐停,能见度增强,远处的山峦云雾缭绕,沿公路又走了几里路发现公路的左边有一条小路通向下方几百米处的一座村庄,从地图上看,过项山村遇到的第一个村庄就应该是望岭山。

     此时,我拨通白际老谢给我的望岭山谢老大(是他的兄弟)的电话,确定山下的村庄就是望岭山。这时我们也听到村庄的那头有呼喊的声音,似乎叫我们下来,我们也齐声做了回应,便沿着小路穿越一片美丽的梯田,向山下的村庄走去。

 

      经过二十里山路的跋涉,我们终于到达第一天的宿营地望岭山村,谢老大在村口迎接我们,把我们迎进了谢老二的家,放下背了一天的行囊,哎呀,真是一身轻松,居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小歇片刻,方便,洗手,我们发现此地的厕所很独特,简易的小棚内挖一个坑,坑前用木头做了一个横档,人就坐在这横档上如厕,像我们这些城里人,要嫌横档脏,那就麻烦了,蹲在横档上还是要有一定真功夫地,哈哈!

     开始晚餐,桌上放的也是十菜一汤,与老谢那里的差不多,由于一天的疲乏,大家都想到喝点酒,于是要了一瓶白酒和几瓶啤酒,斟上开吃,同样的欢呼又来了一遍。

 

     由于山村用电省,堂屋灯光较暗,谢老大竟将龛桌上大吉大利的大火烛为我们点亮,让我们吃了顿名副其实的烛火晚餐!哈哈真是意想不到!杯光交错的嘻哈中,酒足饭饱,回到谢老二那里。

     分配了床位后(女的两人一间一张大床,男的四人一间两张大床),各自忙活。谢老二家楼上楼下都是用木板隔出的小间,但隔眼不隔耳,动静稍微大点,全能听得到,毕竟男女有别呀,各自只好像贼似的,蹑手蹑脚。

 

     有的梳洗,有的围着火盆烤着潮湿的鞋袜,可怜整个堂屋弥漫着怪异的味道,不烘还不行,第二天还要穿。

     熄灯睡觉后,陡然发现久违的伸手不见五指在我的眼前发生,这在居住的城市里已绝对无法感受到,那光线无论如何都要挤进你的空间,哈哈!这还是小时候才有的感觉!

半夜尿急不敢开灯,打着手电蹑手蹑脚贼似地开门,可怜木门不争气,发出半夜凶铃似地吱呀声,电筒照着门口放着的尿桶,撒尿,夜深人静,丁点声音都清晰在耳,但也顾不了那么多,总不能憋着吧,呵呵呵!第二天,便有女同胞“抗议”道:方便就方便,还叽叽咕咕地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天啦,冤枉啊!已经够小心的了!

 

     到底是累了,一觉到天亮,早晨五点多钟,窗外已透着亮,虽然还想睡,但懒觉不在此时。清晨山村的景象在诱惑着我,赶紧起床穿衣,拿起相机出门,哇!雨后的山村,空气清新的无法形容,浑身像吸氧似得爽!与南京相比,真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上了村后的一片山坡,放眼望去,远处的群山云雾缭绕,若隐若现,近处山村在恬静中炊烟袅袅,山坡上桃花盛开,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和我一起同在的驴友小高、小易,嘴里都嘟哝着,太美了!太美了!

     相机嚓嚓的响,留下了此次旅途最美丽的景象。真是“草到这方绿,花到这方开,站在山顶就想把白云摘下来,花儿悄悄开,随着花香去,这就是我魂牵梦绕世外的情海”!

 

     吃完早餐(5元/人)结完帐(共收取430元/10人),灌满各自的水壶,拿起手杖,告别了谢家兄弟,又重新出发。

     抄近路约行半小时,我们就已经到达浙江淳化境内的泰夏村,从建筑上看,仅咫尺路遥,两村生活水平有着天壤之别,门前停着小车,幢幢别墅精美。

 

     此村又叫夏山村和茶山村,著名的中国工农红军茶山会议就在此举行,会上,就中央军区关于部队转向浙西南活动的电令和分兵问题进行认真的讨论,在党史、军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当我们路过茶山会议旧址拍照时,一老伯赶紧帮我们开启了旧址的大门,旧址原是一祠堂,里面摆放着茶山会议时的文物和照片,老伯拿出签名簿,一一签上大名,呵呵,冷不丁接受了一次革命传统教育!真应了那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名言!

 

出了泰夏村,我们又重新踏上了古道青石板路,向皖浙边境的古石门进发。

     泰夏村渐渐远去,约半小时的路程,到达了皖浙边境的古洞门。

 

     碰巧的是,我们由浙江方向向安徽方向穿越,而另一只合肥的驴友队伍相向而行,汇合在古洞门。

大山里的跋涉,遇见相同的驴友,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彼此打着招呼,问着对方所走过的路,热闹异常。

      还在古洞门前合了影,二十三人很是壮观。由于他们要赶回白际乘车下山,这能原路返回,因此两路合为一路,在石板路上形成了一字长蛇阵,很有气势!

 

      一路上油菜花竞相开放,蓝蓝的天空飘着白云,阳光温暖地照在我们身上,拍照声嚓嚓,欢笑声不绝于耳,

各种POS花样百出,二十三颗心在大山里自由飞翔!

 

     一小时后,我们抵达大溪口,此地只有几户人家,也是古道上进入白际大峡谷的必经之路,稍事休整后,我们与合肥的驴友分开,过一座石拱桥,向白际大峡谷进发。

     此时的路面是碎石铺就的两米宽的机动车道,沿大峡谷蜿蜒前行,路过一座小型电站,我们便听见哗哗的水声从峡谷对面传来,定睛一看,树丛中隐藏着三叠而下的瀑布。查看地图确定为油煎豆腐瀑布,此时已近中午十二点,这里也是我们计划中的野餐点。但是,哗哗的瀑布让我们情不自禁,奔向她的面前,照相留影。几轮过后,瀑布的水量突然变小,我们心里纳闷,自然界的瀑布也能像自家的水龙头那样可大可小?此时有两位山民脸上泛着诡异的笑容从我们面前走过,正奇怪时我们突然发现旁边的小水电站的出水口水量变大,呵呵,原来奥秘在这里,水被他们分流了,山民们与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壮观的瀑布变成了涓涓细流。也罢,不给我们看,我们就吃饭,于是进山来的第一顿野餐就此开幕。

 

队友们异常积极地将自己包里的食物纷纷献出,那慷慨之情不能言表(其实“各怀鬼胎”想轻装上阵),要知道,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哈哈!一小时后,继续上路。

     一路上,峡谷里跌水小瀑随处可见,再往前走了一段时间,一个更大更高的瀑布呈现在我们眼前,这就是百丈冲瀑布。

     巨大水柱的从峡谷顶部117米高的悬崖峭壁飞流直下,形成了气势磅礴的山水奇观。犹如一条银蛇从天而降,那轰鸣声几里外都能听见,直憾人心。

 

     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们应该在此开始穿越大峡谷,到地图上所标注的无名瀑布。从地图上看,此处峡谷有一支流呈Y分布,我们在百丈冲瀑布的附近找到了此支流,但不确定,于是就打电话与白际老谢联系,但老谢却阴差阳错地将我们从一条废弃的水渠引到了无名瀑布。如果在此穿越峡谷的话,必须沿峭壁攀岩而下八十米,到达谷底,再沿水流而下,到达我先前说的峡谷Y口,但是八十米的攀岩危险性比较大,又加上队员们连续两天的徒步,体力消耗较大,且女性占大多数,又没有攀岩的经历。出于安全考虑,决定放弃穿越。虽然如此,但无名瀑布的气势并不亚于百丈冲,由于我们能够更直接地接近她,仅距离她十米,于是更觉得她的气势磅礴。

仰望崖顶,瀑布似由蓝天倾泻而下,因此,现在当地人将无名瀑布命名为——天际瀑布,真是名副其实!由于不再穿越大峡谷,我们的时间有了富于,所以在此逗留了较长时间。尽兴后,我们沿水渠原路返回,继续在机动车道上向白际前行。

 

二十分钟后抵达白际村口,有名的白际人民公社的旧屋就在路边上,屋里摆放着那时的旧物,磨盘、庶衣、犁爬、手摇电话、公共食堂,还真像那么回事。

      可以看出当地人刻意想营造出当时人民公社时期的氛围,来吸引更多的游客。

 

对我们经历过那种年代的人来说,还真有一点亲切的感觉,哈哈!

第一天到白际时,为了赶路,没有仔细看看白际的摸样。

     此时发现,白际的田园风光也是很美的:桃花树后隐约的民居,

 

山坡上星点的房舍,

田野中吃草的黄牛,

 

水中嬉戏的鸭子,都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图画,不断地吸引着我们的眼球。

      六点钟回到老谢的服务中心,饭菜已为我们准备好,为补充这两天消耗的能量,我们订了三百元标准的晚餐,大鱼、大肉、鸡汤全有。开吃之前,依然举行了我们的欢呼,喝酒吃饭好不热闹。

 

      饭后,天黑了下来,此时,接待中心的门口生起了篝火,四面八方的驴友围着篝火唱着,跳着。城市里难得一见的天空星星闪烁,火光映红了人们的笑脸,仿佛都回到了童年时代。

火渐渐熄灭,人们陆续散去,由于两天的徒步,人疲马乏,上床大家便“晕”了过去,再会失眠的人此时都会“不省人事”,要知道驴游可是治疗失眠的良方哦!

      早晨六点叫醒大家,梳洗后六点三十早餐,餐后灌满水壶,背起行囊,拿起手杖,合影留念,告别白际,开始了走出大山的行程。

 

此行程约三十六里山路,对我们已徒步两天的队伍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七点钟准时开拔,老谢为我们指出我们在途中的要注意的要点,并送我们一段路。告别老谢后,正式踏上了征途。

 

     沿途,我们分别经过五里亭、十里亭、岭顶亭、二善亭、冷水峰、五里亭和岭下村,这些亭子都是往日古道上来往行人歇脚之处,现在有的倒塌,有的残垣败瓦,有的已渺无踪迹,剩下的已没有几座。

     在源白公路最高处白际乡与源芳乡的交界处,矗立着用木板制作的界牌,上面书写着“蓝天与白云交际的地方——白际”,至此,我们正式告别了美丽的白际,沿走出大山的古道继续前行。

 

     十二点,行至冷水峰一个平坦开阔的地方,阳光明媚,放眼望去,一览众山小,此时便携音箱中飘出了《自由飞翔》的歌声,其景、其意、其情、其声构成了一幅景、意、情、声俱佳的山水画。

大家席地而坐,在这美妙的画卷里进行了徒步以来第二次野餐。

 

     由于我们的速度控制的比较合理,队员们的精神依然饱满,嘻哈玩笑不绝于耳,很是开心,加上我们便携音响的音乐声,快乐伴随着我们又一路前行!

     行过二善亭,女同胞要行方便,男同胞一致背对后方,席地而坐做休息状,看得我心中发笑,真是深山中可爱老实的四头狼,哈哈!事毕,继续前行。

 

      忽发现枯叶中有一墨绿物横躺其中,走近一看,两眼睛发亮,原来是一段既透还漏又瘦的枯树段,如获至宝,真叫“来的全不费工夫”!至于如何造型,还得让我回家慢慢想来!

     约经过八小时的跋涉,三点胜利到达岭下村,在古道口的一户人家中,进行了休整,主人对我们很是热情,灌水、洗脸、看座,让人感到亲切!还是山村里的人淳朴啊!

 

     至此,我们古道的徒步旅程到达终点,大家兴奋地合影,最后一次回眸,告别三天来与心相随的大山,踏上返回南京的路程。

三点三十分从岭下村坐上农公班车(1元/人)到榆树村,再换乘16路公交(1元/人)五点不到到达屯溪,找了一家餐馆,进行我们徒步以来最后一次晚餐。回想起三天来的路程,艰辛、疲惫,欢乐,美景,让我们这十位临时凑在一起的集体,度过了难忘的时光,遗憾,期盼,兴奋和快乐,成了此次晚餐的主题,大家意犹未尽,一致决定,回南京后成立一个群,以方便今后的活动,欢驴、呆驴、倔驴,叫驴,蠢驴等所有能和驴联系的名字都想到了,最后决定还是叫《痴驴》为好。

餐后,最后一次徒步至火车站,登上了19:10黄山开往上海的K8420列车{卧铺100上、105中、108下)。车上,队员们意犹未尽,打开相机,回味着三天来的情景,在欢声笑语中,逐渐地进入了梦乡,次日凌晨2:50,抵达南京站,整整三天的旅程圆满结束,各自告别回家不表!

有道是:“付出了艰辛,收获了美景,锻炼了体魄,洗涤了心灵”! 



在线客服服务